首页 > 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官方网站 >正文

论健康与生产力

2009-07-29        

  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和国家“十一•五”发展规划中要求各级政府把解决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国务院还专门下发了加强城乡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的文件。许多地方根据中央的要求采取一些有效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使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得到缓解,受到群众的欢迎。但是全国发展是不平衡的。造成这种不平衡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比如一些边远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低,解决群众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确实有实际困难,需要有一个过程;有的地方经济发展水平并不低,但也没有把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列入议事日程。其原因就是这些地方的领导还没有认识到这是当前城乡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切身利益问题,是贯彻落实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最集中的体现。医疗卫生是直接关系城乡人民的身心健康问题,而身心健康的人是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最重要的生产力。

  长期以来,人们都把医疗卫生视为社会福利,属于消费开支。在制定经济社会发展规划时都摆到末位,甚至摆不到规划中,造成了医疗卫生事业与经济发展不相称的困境。现在如果再固守这种观点,同时代发展已经不相适应了。我们知道,二战后科学技术的进步日新月异,社会生产力迅速提高,人类社会已进入由工业文明向知识文明转变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际竞争是综合国力的竞争,决定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关键因素是人才。所以,综合国力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而人才是由身心健康的人和先进的科学技术构成的。只有身心健康的人掌握了先进科学技术,对劳动对象进行加工,才能形成先进的社会生产力。在人与技术这两个构成人才的基本因素中,人是技术的载体,居于主导地位。科学技术是人发明和掌握的,是为人服务的,没有人就没有世界上的一切文明成果,先进生产力也就更无从谈起。一个关心发展生产力的领导人,应当首先是关心群众疾苦,关心群众身心健康的人。

  我们强调医疗卫生问题对保障人的身心健康的重要作用,并不是否认发展经济对保障人的身心健康的重要性。经济是解决医疗保障的基础。但是,人的需要是多方面的,而且是一个互相联系、互相制约的整体。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时,人们对健康的需要就成为一个重要问题,如果医疗保障解决不好,就会拖经济发展的后腿。近年来各地出现的“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就是这样一种征兆。因此,中央强调坚持用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统领和全面协调社会主义各项事业,按照“十一•五”规划的要求,把人民群众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解决好。

  如何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保障他们的身心健康呢?主要是从“防”和“治”两个方面做工作。首先是防,就是按照预防为主的方针,对全民进行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工作。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健康教育就是向人民群众传播预防疾病保健知识和健康保健技能,增强防病保健意识,养成科学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提高生命质量。健康促进就是政府出台和改进有关健康的政策,改善生存的物质条件和社会环境,提高综合的保健服务水平,动员全社会参与促进健康行动的措施,保护和增进人的健康。这是一项花钱少,受益面广的利民工程。据统计,为一个病人看病所花的钱,如果用在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上,可以使20至26个人得益。世界卫生组织把它定为解决人人享有保健目标的首选策略。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工作做好了,一是可以节约大量的医疗费用,减轻国家和家庭的经济负担,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压力。比如全国有Ⅱ型糖尿病患者4000万,每年每人的医疗费9000元,有慢性乙肝患者2000万,每年每人的医疗费20000多元,仅这两种病的医疗费就有7600亿元。除此之外,我国还有为数不少的心脑血管病、癌症、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系统以及肺结核等传染性疾病,这些疾病都需要大量的医疗费用。如果我们的预防工作做好了,绝大多数疾病是可防可控的。二是每增加一个健康的人就增加一份生产力。我国患有各种非传染性慢性疾病的人约有数亿人。2005年人均产值是1600美元,增加1亿健康的人,每年就创造1.6万亿美元的产值,这是多么大的一笔社会财富。三是除陋习、树新风,提高全民族科学文化素质。我国有5000多年悠久文明历史,我们的祖先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积累了许多预防各种疾病的经验,养成了许多好的生活习惯。但由于受时代和科学发展的局限性,对一些自然和社会现象不能做科学的解释,至今在一些人身上还残留着迷信、不科学、不卫生的陋习,危害着人民的身心健康。通过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工作,使人们改变从旧社会遗留下来的陈规陋习,树立科学文明的新风尚,使我国以高度文明的民族立于世界之林。

  其次是治,就是对患病的人能及时得到良好的治疗,保障人民的身心健康。这是一项浩大的社会工程,主要靠政府加大财政投入和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来解决。同时社会参与也是不可缺少的。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作为一个社会公益性组织,积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启动了医药卫生扶贫工程。目前,我们正在河北、河南、贵州、陕西和淮河流域的豫、皖、苏部分县市进行医药卫生扶贫试点。通过这些试点,一是在全社会倡导一种“以人为本、扶贫济困”的精神,唤起企业家致富以后要回报社会,唤起人与人之间要互相关爱。这是一种可贵的精神,这种精神将会转变成解决人民看病难、看病贵的物质力量。二是探索一种适合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负担能力的社会医疗保健模式。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以北京和成都市农村为例,首先按照国家推行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要求建立了县(区)、乡(镇)、村三级医疗服务体系,并配备了与各级医疗职能相适应的医疗场所、设备和医务人员。其次,要建立起医疗服务、疾病预防控制、妇婴卫生、急病抢救、监督检查机制和网络。最后,把医疗服务和药价降到与人民负担能力相称的水平上。这些问题都需要政府加大财政投入和制定法规政策调节才能解决。

  当前反映看病难、看病贵的一个突出问题是医药价格问题。不少地方采取了一些措施,如平价医院、减少医药流通中间环节、禁止不正当的收费等,对缓和看病难、看病贵起了一些作用。笔者认为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前景最好的措施是实现中药现代化。据有关文献记载:我国在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以中医药为依托,用世界1%的医疗费用为世界22%的人口提供了医疗保障。今天科学技术取得了许多重大突破,中医药的研究和创新也获得了可喜的进展,我们只要把满山遍野生长的中药材根据GAP标准指导药农进行科学种植,用最先进的生物技术提纯制造成中药配方颗粒,提供给农村医疗站。这种中药一上市,医药市场供求关系就会发生变化,虚高的药价就可以降到与我国人民负担能力相称的水平。把中医中药和现代生物技术结合起来,不仅使处于边远地区的药农摆脱贫困,而且可以扶持我国的中药产业健康快速发展,不仅对13亿中国人民的健康将做出重要贡献,而且对世界人民的健康也将发挥重要作用。

  医疗卫生无论是作为一种产业,还是作为人类战胜疾病的必需品,都不是一种单纯的消费。作为产业它是一种科技含量很高,帮助药农脱贫致富的产业;作为医药它可以使广大民众免受疾病的折磨和摧残,保护人民的健康。总之,重视和关心人民群众的医疗卫生问题,就是保护和发展生产力,是检验各级党政领导全面落实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的一块试金石。

  (作者: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兼秘书长 王彦峰)

(实习编辑:黄传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雅宝路12号20层 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 邮编:100020 电话:010-85617799 传真:010-85636693
京ICP备12034133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801